【重X构】时代•新生(二) | 中国精神,骄傲的倔强

意居LIVE 2024-03-05

近日,位于天津北辰的天重老厂房正在拆除,一些陪伴这座城市成长的“老朋友”也正在逝去,但他们曾经奋斗过的土地不会忘记他们播种下的国家精神。

何为国家精神?它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魂。所谓,国之魂者,立国之本!泱泱中华,上下五千年,纵横千万里,惟有“国魂”立中间!

一个国家需要精神,而精神在哪里?决不在空虚的口号中,也不在做作的摆拍中。它被时代前进的脚步铭刻,它被改变历史进程的人们书写。

有梦,生来倔强

建国初期,新中国面对各种各样的困难与威胁,却“倔强”地发出了艰苦创业、不依靠外援,自力更生的号召。天津这座城市以及产业工人同样将“倔强”基因激发,他们乐观豁达、克服困难,挺脊梁、争上游、鼓干劲,“倔强”中创造奇迹,“奇迹”中精铸“重器”。

梦之启蒙 / 开启近代军事工业

中国的工业化之梦启蒙于晚晴的“洋务运动”。甲午战败的痛定思痛令清政府急于扮演追赶者的角色。在洋务派的主持下,清政府以“自强”为旗号,开始从外国购买洋枪洋炮,引进技术设备创办新式军工企业,开办厂矿,编练新式陆海军和兴办新式学堂。

中国近代工业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始了艰难的起步。这时,清政府开始用西方先进生产技术,创办了一批近代军事工业。比较重要的有曾国藩创设的安庆内军械所、李鸿章成立的江南制造总局、左宗棠开办的福州船政局和崇厚经营的天津机器制造局。

这些工厂虽名义上是国家工厂,但其全盘引进西方的设备与技术,甚至有的工人都是洋面孔,清政府实际上只是一位埋单人,随着八国联军的坚船利炮打开国门,这些晚晴建造的中国工厂,也昙花一现般的灰飞烟灭。

大梦无痕 / 中国重工逆生长

清王朝灭亡后,随后的民国时期,经历8年抗日战争和3年解放战争,中国本就少之又少的工厂基本全毁。到1949年,中国几乎没有任何工业体系和技术,只有一些残破的老掉牙的工厂。

正因为没有工业,近代一百多年来,中国屡屡受人欺侮、丧权辱国,沦为“东亚病夫”。让封建腐朽政府的大刀长矛去抵御西方列强重工业制造出的飞机、军舰、大炮,确实免为其难。

对于当时的新中国,政治上的独立自主是发展经济的前提,由此所决定的经济发展战略首先体现于人民生活水平极低的阶段,却必须奠定一个大国的基础结构,在工业方面的表现就是建立完整的工业体系,保障国防安全,这是国家生存的需要。

由于发展重工业和上游工业需要更高的投资强度,所以在投资分配上必然表现出重工业优先的特征。于是,中国的重工业在建国初期迎来了大规模优先发展,各地纷纷上马重工业,包括天津在内的很多城市从此由轻变重。

延伸阅读:

新中国成立时重工业基础薄弱程度

1950年

印度人均钢产量为4千克

美国人均钢产量538.3千克

1952年

中国人均钢产量2.37千克

1950年

印度人均发电量10.9千瓦时

美国人均发电量2949千瓦时

1952

中国人均发电量2.76千瓦时

新中国建国之初,中国工业产业处在近乎于无的现状。

豪迈,精铸国器

红砖厂房、机器轰鸣、铁路纵横、大卡车忙碌穿梭……似乎总有一些记忆,任凭城市焕颜,也无法让烙印在心底的炽热冷却,依旧在人们的脑海中闪闪发亮。几十年前,新中国的产业工人精铸国器,用自己的肩膀扛起国家安全与生存的希冀。

逐梦时代 / 为国铸器我骄傲

“那个年代的歌不多,但首首都是经典。”郝建国的同事赵万顺今年75岁,身体硬朗,精神矍铄,平时喜欢参加社区举办的合唱团活动,最喜欢唱《咱们工人有力量》。他说,每当唱起这首歌,就仿佛回到天重那如火的奋斗年代。

作为出生在解放前的孩子,童年的赵万顺从父母那里感受到了挺直腰杆当家作主人的喜悦与豪迈,参加工作后更是将这份情感全部付诸于工作中。“那时,工人的生活比较苦,但没有人抱怨,大家都想建设好国家,想到我们生产的机器能够造枪炮、造飞机、造大坝,我们就特别高兴,能为共和国添砖加瓦,是我们的骄傲”。

赵万顺1970年进入天重厂,刚进厂就赶上了6000吨水压机的制造任务,这台水压机是当时国务院业务组为了适应大三线建设的需要,解决大型锻件的生产问题决定建造的。这台水压机高23米、长33米、宽10米,总重1400多吨,有10000多个零部件,堪称当时的国之重器。

屡创奇迹 / 挺起中华脊梁

对于震撼津门代号“七零”的这场水压机大会战,赵万顺印象深刻,“那会我在金工车间,要八个月内造出6000吨水压机,机加工是关键。而当时机加工是天重最薄弱的环节,厂领导亲自挂帅,调动全厂机加工力量,确定了以小攻大,土洋并举的方针。生产组织上采取小分队的形式,实行五定一包,定任务、定人员、定设备、定进度、定措施,从生产前的准备开始,一包到底。大家憋足了劲,压力变成了动力。”

赵万顺所说的压力的确变为了动力,他所在的金工车间坚持土洋并举两条腿走路,小改小革比比皆是,他们搞成了简易镗杆,双面铣、牛头铣等专用设备和工具40多台套,实现技术革新一百多项。下横梁上的若干个孔要钻,要镗,许多沟槽平面要铣,工作量算来算去要100多天。工人们利用自制的简易设备“群蚁围攻”,上下三层交叉作业,车、钳、铣、刨同时进行,结果仅用了十七个昼夜就完成了任务。

面对工人们的屡创奇迹,天重厂举全市之力仅用了7个月零8天就建成了这台6000吨全国第二大水压机,并将其命名为“天津”牌。天重各工种数千名工人在水压机建设大会战中谱写了一曲曲壮丽凯歌,也用一个又一个倔强的奇迹挺起了中华脊梁。

延伸阅读:

中国六七十年代重型锻造水压机发展

第一台万吨水压机

1961年12月,江南造船厂成功地建成国内第一台12000吨水压机,为中国重型机械工业填补了一项空白。

天津牌6000吨水压机

1970年,天津重型机器厂成功建成6000吨水压机,当时成为我国当时第二大水压机。

北京6000吨水压机

1971年,该厂制造出6000吨水压机,这是当时北京最大的锻压设备。

重庆西南铝厂3万吨级模锻水压机

这台3万吨级模锻水压机设计工作于1960年8月开始,1967年底在第一重机厂完成制造,1973年9月投产,一举成为亚洲最大的模锻水压机。

骄傲,国之荣光

近年来,让中国人自豪、西方人赞叹的重型装备不断出现:能吊起美军驱逐舰的千吨起吊机,被美国福特引进厂房的大型全自动冲压装线,还有能锻造C919大飞机起落架关键部件“主起落架外筒”的8万吨模锻压机。它们每一个都代表了这个领域的世界最高水平。

这些大国重器的傲然出鞘,有赖于几十年前中国工业艰苦奠基之成果,更是那个时代产业工人艰苦付出的骄傲安慰。

越过山丘 / 从六千到八万

天重1970年制造出6000吨水压机时,整个车间欢呼雀跃,那台庞然大物填补了城市的重器空缺,却不能掩盖王权心中的一丝遗憾。因为他知道,早在1955年,美国就先后建造了两台当时世界最大的4.5万吨模锻水压机,6000对45000,这是个接近天方夜谭的技术差距。

现在,王权的遗憾可以了却了,位于四川德阳的中国二重工厂已经成功制造出8万吨模锻压机。这套模锻压机总高约42米,总重约2.2万吨,可在8万吨以内任意吨位实施锻造,最大模锻压制力可达10万吨,可广泛应用于航空航天、石油、化工、船舶、电力等领域的顶级装备制造。

看到电视里关于这台模锻压机的介绍,王权频频点头,“厉害了、厉害了,我们终于造出了世界第一!”目前世界上拥有4万吨级以上模锻压机设备的国家只有中、美、俄、法四国。美国在1955年前后建造的两台4.5万吨模锻水压机,一直用到现在。2001年,美国加州舒尔茨钢厂又建造了一台4万吨级模锻压机。

其实,中国重工产业追赶的脚步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从未停歇,早在1973年我国就建成了第一台3万吨级模锻压机,而后将近40年,中国工业卧薪尝胆,这几年爆发式地研制了多台巨型压机。仅在2012年就建成了3万吨、4万吨和8万吨模锻压机各一台。其中8万吨级压机一举打破了苏联保持了51年的世界纪录,是目前世界最大的模锻压机,经过几代人几十年的艰苦努力,中国重器终于定鼎世界。

延伸阅读:

国外重型水压机发展

世界上拥有5万吨以上模锻压机的国家仅有中、美、俄、法,其中:

美国拥有5万吨级4台

俄罗斯拥有继承自前苏联的7.5万吨级2台,

法国拥有6.5万吨级1台。

正是因为拥有5万吨以上模锻压机,使得这三国造的大型客机、大型运输机几乎垄断了全世界的市场,而之前拥有世界之最7.5万吨模锻压机的前苏联也得以接连造出了拥有直接之最头衔的安-225和安-124运输机。另外,世界最大的客机空客A380起落架也由俄罗斯的7.5万吨模锻压机锻造,这种优势也成为空客能够与之前一家独大的波音竞争的重要因素。

只为初心 / 独立自主屹立于世

工业强则国强。几十年前,包括天重职工在内的中国产业工人,认准了这个道理,他们将工作与共和国的命运捆绑在一起,生死相依,荣辱与共。如今,沧海桑田,时过境迁,但中国不改骄傲与倔强的初心,一切创新与努力只为换来国家的强盛、人民的幸福,世界的和平。

从世界范围来看,凡是拥有巨型模锻压机的国家均是航空强国。美、苏、欧在半个世纪前建造的巨型压机,奠定了世界航空工业三足鼎立的局面。如今,中国的8万吨模锻压机比俄罗斯的7.5万吨级模锻水压机更大,未来中国制造A380级别的客机,就可完全自主制造,不必向空客公司一样求助于俄罗斯。

除了在航空航天,在大型机械设备和重要装备中,如轧钢、电站(水电、火电、核电)、石油、化工、造船、重型武器等,都要采用大型自由锻件和大型模锻件,这些大锻件都是采用大型自由锻压机和大型模锻压机来锻造。

因此,大锻件生产在先进工业国家都拥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从一个国家所拥有的大型自由锻压机和大型模锻压机的品种、数量和等级,就可衡量出这个国家的工业水平和国防实力。

8万吨重器“大压机”的列装,使中国成为拥有世界最高等级模锻装备的国家。二重集团副总工程师陈晓慈曾说:“没有这个东西,中国就不可能有自己的先进战斗机。装备上的依赖,可能变成军事上的依赖,最终变为政治上的妥协。”

大国成器,只为初心;骄傲倔强,国之精神。

未完待续

……

敬请关注

【重X构】时代•新生(三)| 纯真年代,激情燃烧的岁月


浏览(12179) 分享(2311)
喜欢

我有话说 LEAVING A MESSAGE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