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

意居·大家 | 徐凤文:100年前那场盛大的婚礼

徐凤文2017-02-28


1986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自由撰稿人,独立策展人,城市观察者,专栏作家。著有《黔东南意象》《中国陋俗》等文化著作及电视作品。





在北洋女师众多女学生中,“政治宝贝”沈佩贞的爱情最不济,大龄剩女唐筼的爱情最执著,前卫女子许广平的爱情最知名,江南名姝周砥的爱情最豪门。早在宋庆龄、宋美龄姊妹之前,这位才貌兼备的新派女子就当过中华民国总统夫人,括弧,续弦——做了冯国璋代理大总统第一夫人的接班人。想当初,在袁大总统家做女教师的老姑娘周砥曾说:“吾终身事,非执掌大权之高等军官不嫁。”于是,老袁便将周大姑介绍给年过半百的冯国璋,问她对老冯感觉如何,周大姑喜滋滋地说:“冯先生一表人才,老而不衰,吾喜也!”
 
周砥道如也

周砥(1873-1917),字道如,江苏宜兴人。周道如之名,源自《诗经·小雅》里的“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姓“周”,名“砥”,字“道如”,巧妙地把姓氏、名、字和《诗经》中的诗句串在了一起,这名字起得不俗。关于周砥道如的身世,记载极少。一说其父是曾任北京市长(顺天府尹)兼外交部长(总理各国事务大臣)的周家楣。可以确定的是:周砥幼年时随父宦游北京(一说天津),父亲早逝后,家道中落,因母亲无傍,遂发誓终身侍母不嫁。


 
周砥,1906年天津女师范学堂首届学生。北洋女师开学两个月后,学校进行了一次学业甄别考试,由《大公报》正式发榜。其中,沈景英(即沈亦云)等位列第一部最优等四人。周砥则位列第一部优等十九名的第一位,最末一位为汪芸。
 
周砥不仅是女师的优等生,还是紧跟时代思潮的进步女青年。在时任直隶总督的袁世凯视察女师之后,周砥写了一篇《项城宫保视学记》发表在《直隶教育》杂志上。在文章中,周砥十分认同袁世凯兴办女学的观点,指出其符合儒家的齐身治天下之道,并与同学共勉:“今吾辈千里求学,必时时念东西各国女教兴盛,国人皆近于文明,故轻视吾人。吾人欲与争强,非求学不能。而求学之道,非为利禄也。”按照中学老师式的批语评价,此文既阐述了女学兴盛与国家兴盛之间的密切关系,也表达了自己要勇于承担时代使命的责任意识。
 
网上有一则关于北洋女师学生的私家小八卦,转述如下:“我们家一位姑奶奶在北洋女师读书期间,袁世凯等北洋要人经常借视察新学堂为名(有其事),频频前往女校,晚上还开Party(这还得了?),传闻是要给儿子选老婆或者政要们挑媳妇或者儿媳妇。我家姑奶奶是典型的江南人,长得玲珑可爱,十分书卷气,一口吴侬软语,极得袁世凯的喜欢。后来,姑奶奶从此不再参加任何政治舞会,洁身自好。还好袁世凯事务繁杂,后来没有太惦记我家姑奶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此事,导致这位姑奶奶到了30多岁才嫁人。因是高龄产妇,不幸难产去世。”据本人鉴定,这则段子八九不离十也属于“荒唐的童话”:姑奶奶或有其人,因为袁世凯看中了而守身如玉多年不嫁,未免有些“外传”了。
 
卿本江南名姝,出自北洋女师,多年守身不嫁,跟袁某人又有关联,符合以上四个条件的人,唯周砥道如耳。而且,进一步,成了袁家的女教师;更进一步,还成了某些媒体渲染的袁世凯的“政治工具”。
 
袁家女教师
 
袁世凯子女众多,一妻九妾总计生了十七个儿子和十五个女儿。“总统”这样一个大家庭,老袁对子女教育自是十分严格。袁世凯在天津任直隶总督时,曾以每月100大洋,聘方地山、严修等天津名士教授袁家子弟;在河南老家彰德洹上时,曾在花园中设专馆,延请江南才子史济道、名士杨度等教育子女读四书、五经、《史记》、《汉书》等传统典籍。
 
曾任袁世凯女秘书的北洋女子公学校长吕碧城对周砥特别欣赏,认为她品性纯良,学问渊博,举止端方,颇有大家闺秀风范。毕业后,周砥先在北京教书,后任天津官立第三女学、直隶第一女子师范学校附属小学教员。吕碧城觉得小周在附小任教未免有些大材小用,恰巧袁世凯想在天津聘请一位家庭教师,吕碧城便把周道如推荐给袁世凯。据袁家三小姐袁静雪(其生母为三姨太金氏,与袁克文同胞兄妹)说,“当时只有女馆,所请的老师也是女的。设女馆的用意只是为了让他的几个姨太太读些书,我们大一些的姐妹们跟着认些字罢了。”其他男孩子,则在天津的学校里读书。
 
袁世凯任军机大臣时,将家眷安顿在北京锡拉胡同,也设女馆。待做了民国大总统,阖家搬入中南海后,设男、女两个专馆。女馆设在卍字廊后面假山上一个院落里。每天上下午一共上8节课。每堂课的上课时间为50分钟,与现在中小学一堂课的时间近似。而当时袁家女馆所请的老师,都是天津北洋女师的优秀毕业生。除了周砥从天津跟到北京外,在袁家女馆中教书的女老师,计有教国文的杨蕴中、董文英,教算术的唐尹昭,教历史的陆绍仪等人。英文,则请了一位来自英国的苏小姐授课。



袁家女教师的月薪为100元,大约折合今人民币5000元,在当时属于高薪阶层,且有包管食宿等福利。虽然每月能够领到令人羡慕的“袁大头”,但是袁家的女教师也有一大苦恼,“那就是虽然没有任何明文规定来限制她们的自由,实际她们的行动却大大的不自由。”袁静雪说,“外出的时候,要开一种条子,既要有专人送出府门,回来时,也还要有专人在府门迎接,才能进得来。”但此时的周砥,已经很少上课了,却因为与袁家女眷之间的亲密关系,往来颇为便利。
 
袁世凯“家规”甚严,但男女有别,对儿子“严厉”管教,对女儿则有些骄纵宠爱。有一次,袁静雪在专馆里把粉笔研成细末,淘气地撒到讲桌下面,结果令董文英老师当场滑倒,三小姐还以为会被父亲施以“家法”呢,结果大总统父亲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你要是不好好念书,以后就不给你饭吃!”袁静雪的生母知道后,将女儿重重地责打了一顿。结果呢,袁世凯反倒指责其母,“以后你再敢这样打她,我也照这样打你!”
 
大总统做媒

在袁家几年间,周砥和袁家的儿、女、媳妇,乃至袁世凯的妻妾们相处得十分融洽。据袁静雪回忆,“她虽然已经不在卍字廊的专馆里担任课程,但由于她和三姨太太相处得很好,所以仍然常来常往。她是一个老姑娘,曾经声明过不再嫁人。”袁世凯罢官被黜,回到洹上村当“隐士”,周砥经不住众女眷的怂恿,也随同到了河南,其时袁家已把她当成一家人了。
 
袁世凯子女的“对象”,大多出自豪门、名门。袁静雪说,“我父亲对待儿女的婚姻,当他和所谓知己之交在私室密谈时,往往一两句话就决定了儿女们的终身大事。”看似闲谈随意,其实有深意焉。如袁世凯决定五公子袁克权娶端方之女的同时,又将二女儿许配端方的儿子,尽管女儿很不称心,还险些把袁静雪许给逊帝溥仪。此外,好几个子女都与天津的官二代、富二代进行了联姻,如二子袁克文娶的是天津候补道刘尚文的女儿刘梅真,四子袁克端娶的是天津大盐商何仲瑾的女儿,十五子袁克和娶的是天津八大家之一张调宸的二女儿张允倩。
 
以四子袁克端老岳父的家境而论,当时何家在天津仅出租的瓦房就达几千间(此类情况在那时的天津颇有代表性,非今日地产商能比)。袁克端的女儿袁家倜在天津上学的时候,8点上课,送她的汽车7点50分到校,车窗垂下帘子,一直开到教室门口(要是搁现在,早就在微博疯传了)。直到上初中时都不会买东西——由女性长辈领着,身后跟着保姆、保镖,到劝业场看好货品,就有车送到府上,来人自去账房领钱……


 
此时周砥已是39岁的老姑娘了。袁三夫人和周砥朝夕相处,形同姊妹,书窗闲谈时,三夫人问及婚嫁之事,周大姑娘道:“吾终身事,非执掌大权之高等军官不嫁。”三夫人即将此话告知袁世凯,袁就有意将周砥介绍给原配去世的冯国璋。在老袁的撮合下,两人见了面。事后,有好友问及此事,老冯笑道:“若说起容貌来,亦不能比得西施、王嫱,可是人家学问实在高上,我一个武夫,又年过半百,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事。不过,这胡子长得住否,实在是个大问题。”闻者鼓掌大笑,有一人则悄然道:“此乃冯上将得意之语也!”
 
出嫁之前,袁世凯曾邀周砥到他的春藕斋中长谈。谈的什么,史无所载。除了客气感谢之类虚套话,是否有坊间猜测的监视冯某人的托付,我看未必。诚如冯国璋的四公子冯家迈所言,“她和我父亲的结合,是由袁世凯介绍和成全的。同时她还和袁的一些眷属有着较深厚的私人关系……但说她是来为袁做奸细,却不到这样的程度。”
 
中西大婚礼
 
当年,中南海里的袁家女教师下嫁“江南王”冯国璋,可是一件轰动朝野的社会新闻。

作为“娘家人”,袁家上下对周道如都有馈赠,只有传说与周道如有过恋情的二公子袁克文没有随礼。随后,袁世凯的大公子袁克定及三夫人护亲压阵,“并派我的姓武的保姆作为陪嫁的老妈,还派了男佣人护送着周老师到南京和冯国璋结婚(袁静雪语)。”在鼓楼交涉局娘家的临时居所前,张灯结彩,并扎了一座松柏牌楼,正中匾额上写“大家风范”四个大字,两边楹联是“天上神仙金相至质,女中豪杰有礼明诗”。冯国璋用接待大总统的礼仪,鸣礼炮二十响,让周大姑娘着实惊喜了一场。
 
民国三年(公元1914年)1月18日,是新娘“过嫁妆”的日子。下午2时整,由女宅启行入都督府。前导军乐,引以红绸彩门,门上四字横书“山河委佗”,左右对联为“扫眉才子名满天下,上头夫婿功垂江南”,为直隶同乡会所赠,辞令着实气壮山河;继而是天津女同学所送的诗章、叙文、颂辞、对联、词曲等,均用玻璃镜框装饰;接着是新娘自带的应用器具,衣箱八只,金玉钗珥不多,颇能体现周大姑娘的简朴本色。据报载,周女士对亲朋之馈赠,一律璧谢;只用历年当教习的薪资积蓄做嫁资。


 
次日,一场轰动金陵古城的新式婚礼正式举行:冯国璋身着上将礼服,披挂勋徽,周女士则着绣八团五彩花外套,大红裙戴朱勒,梳本国时装髻,略戴簪饰,披以四丈来长的粉红纱,与冯国璋进行了一场中西合璧式的大礼。可惜,今日遍寻也找不到当时盛典的照片。
 
婚后不久,恰逢冯国璋60岁生日、周砥40岁生日,还又搞了一次别出心裁的“百岁双寿”庆祝活动。关于周砥嫁到冯家的情形,冯国璋的四子冯家迈说,“她来的时候,随带有陪嫁的男女佣人各四人,并且由于都是南方人,不习惯于我们家的北方吃食(冯国璋为直隶河间人),所以一个人吃南方饭。”在对待婚姻的问题上,冯国璋却与其他北洋大佬风格迥异。所娶仅二妻二妾也,原配吴氏出身河间乡下的贫民家庭,另两位小妾皆为天津城市贫民出身。自打周砥入门后,家风才有了较大的转变。在冯家四公子的印象中,这位继母好交际、好应酬、好讲排场,“很讲究穿戴修饰,她不仅自己这样做,还教导着我们家里人也跟着这样做,使得大家也讲究起穿戴来。”
 
惜乎在冯国璋代理大总统那一年(1917年),周砥突然病故。两年后,1919年12月,冯国璋逝于北京家中。





原标题:袁世凯家女教师的婚事
本文由作者授权意居live使用,版权归作者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徐凤文
浏览(2248) 分享(30)
喜欢

我有话说 LEAVING A MESSAGE 写留言

勇往帜前

不错
17-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