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

意居·大家 | 徐凤文:天津北洋女师沈佩贞的红与黑

徐凤文2017-02-21


1986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自由撰稿人,独立策展人,城市观察者,专栏作家。著有《黔东南意象》《中国陋俗》等文化著作及电视作品。





“政治宝贝”沈佩贞的红与黑
 
这个女人了不得,一张大名片,中间的大字是“大总统门生沈佩贞”,据说还得到过老袁的默认。清末民初这一时期,由天津到上海再到北京,由女学生到“女伟人”到鼓吹帝制的“洪宪女臣”再到小报上的“女流氓”和八婆形象,这个由天津北洋女师范学堂出品的“北漂”女郎在当时的政治舞台上制造过无数耸人听闻的新闻、丑闻、绯闻乃至八卦,也闹过掌掴宋教仁、嗅脚斗酒令等风靡一时的政治笑话。百年之后,再看当年这个为女权革命不惜一切代价的前卫女子,一笑之后,又忍不住再一声叹息。



革命进行时

关于沈佩贞的生平简历,史学界一直没个准谱些的说法。有说原籍广西,有说来自广东,有说乃绍兴人氏。长期以来,因资料匮乏,莫衷一是。据1915年北京《醒华报》披露:“沈佩贞,号义新,原名慕贞,号少华。桂人,生于粤。”而据近期网上首见的沈佩贞离异魏肇文致全国通电中沈佩贞本人自述,“浙江世族,父宦两粤,幼承慈训,长学师范,曾随叔父留学日、法,游历各国。”其中,“长学师范”,说的是她曾在天津北洋女师范学堂读书。

沈佩贞在北洋女师读书的具体时间不可考。查询《大公报》上刊登的北洋女师范学堂1906年第一届一部、二部学生名单,有汪芸(王葆真夫人)、沈亦云(时名沈景英,黄郛夫人)、葛敬诚(与沈亦云一同参加上海女子北伐敢死队)、周砥(冯国璋夫人)等人,却找不到第二个姓沈的女学生。或许为其后几届,或许像沈亦云一样用过其他字号,也未可知。

沈佩贞在北洋女师读书的时候,正是清朝末年中国社会大动荡、大革命的年代,革命与立宪成为那个年代朝野上下最流行的话题。



天津地处京畿要地,又是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的驻地,不仅得近代风气之先,也是北方各派政治力量活动的中心。当时天津人口约为50多万,社会情形却相当复杂,以至于汪精卫一度踌躇要不要来天津发展。据早期同盟会会员、宁河东丰台人陈之骥记述汪精卫来天津组织同盟会情况称,“他是由南方带来款项,帮助在天津的穷困同志。他在天津没有熟人,而且天津社会情形相当复杂,他自己也没有勇气敢来。”

辛亥年前的天津,已是各派革命党人的后备与缓冲基地。孙中山曾派廖仲恺前往天津联络法国革命党人,并筹建同盟会;设在天津法租界的京津同盟会机关报《民意报》,“鼓吹实行中央革命”,不少来往于京津一带的革命党人,都以此地为联络点;“湘中二杨”之一的杨笃生欲在北京进行暗杀活动,即在天津设立机关。此一时期,共和会、铁血会、光复会、急进会、北方革命总团、共和革命党、北方共和会等革命组织纷纷在津成立。沙俄领事在给国内的报告中断言:“假使革命党人在此起义,天津会立刻落在他们手里。”

辛亥年的上半年,天津卫的老少爷们议论最多的民间新闻莫过于放足会的出现和剪辫子的流行。而在官方和士绅层面,1905年自上而下开始的“预备立宪”,天津“先行先试”,成为全国推行地方自治的表率。据当时正在北洋法专学堂读书的李大钊回忆,学生中分为立宪、革命两派,多数属于立宪派;及至立宪运动遭镇压,“革命派进行越发有力,从此立宪派的人也都倾向于革命派”,这样的社会心理在当时颇为典型。



革命党人白雅雨此时正在北洋女师范学堂和北洋法政学堂任教,沈佩贞等人师从白雅雨,最早接受了反满革命的激进思想。白雅雨的家就在北洋女师附近的三经路居易里,据白雅雨之子追忆,“时我在南开中学读书,每逢假日回家,常见女师及法政两校同学纷来我家,同我父密谈。天津地处京畿,信息较多,师生议论时政,往往言辞激昂,声溢户外。”或许,这其中就包括沈佩贞蓝青官话的激烈辩论声。

美女与炸药

辛亥年农历八月二十日(1911年10月11日),时任国史馆总纂的恽毓鼎午后到天津办事,晚上住进旅馆后翻报纸,看到四川乐山失守的消息,内心甚是焦虑,想起在火车上看见的“日出时其色如血”,隐约觉得那是刀兵之象。

第二天早起,恽毓鼎接到快信,才知道武昌出事了。这一天的下午,梅兰芳正在北京煤市街南口文明茶园演出,忽然看见台下观众手持报纸,互相传观,交头接耳,纷纷议论。卸装时,梅兰芳在京师译学馆的朋友跑到后台告诉他:“武昌发生‘兵变’,被革命党‘占领’了,大清朝恐怕保不住了。”

时为中学生的梁漱溟从革命报纸《民立报》上看到武昌起义的新闻。一个多月之后,梁漱溟加入了由汪精卫任会长、总部设在天津的京津同盟会。该会下设党务、总务、参谋、军事、财政、文牍、交通、妇女、谍查及暗杀等十个部门,其中妇女部赫然在列,暗杀部则由四川秀才彭家珍负责。

此前一年,轰动朝野的汪精卫刺杀载沣案,所用炸药就是郑毓秀从天津偷运到北京的。当时北京火车站为了防止革命党 人搞暗杀活动,盘查极为严密。经汪精卫等人商议,由同盟会的美女郑毓秀将炸弹塞进箱子,找来一个追求她的法国外交官,要这个外交官帮她拎箱子。结果,炸弹就在这位法国哥们“泡妞”的洋洋得意中大摇大摆地通过了前门车站。

此后一年,已经不满足于送炸药的郑毓秀亲自组织暗杀袁世凯,虽然没有成功,却将袁世凯吓得够呛。郑毓秀,当时一奇女子也。少年时因不满包办婚姻离家出走,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进入天津崇实女塾教会学校,接受西式教育;两年后赴日留学,加入同盟会时年方二八。而到了辛亥年间,俨然已是一个年轻的“老革命”了。

这一时期,正是暗杀活动最为活跃的时期。或许受了郑毓秀送炸药的启发,在武昌起义后,天津又出现了一批送炸药的激进女学生。

武昌起义之前,白雅雨即以两校师生为主组织天津共和会,白被推举为会长,机关设在今日中国大戏院对过的生昌酒店楼上(今已拆除)。刘清扬、汪芸、沈亦云、沈佩贞等北洋女师学生都参加了共和会。



武昌起义后,白雅雨以组织红十字会为掩护,公开活动,鼓吹革命。沈佩贞与沈亦云、汪芸等同学,或秘密油印宣传品和募捐收据,或跟随白雅雨往来于天津、北京、张家口、滦州等地,秘密策动武装起义。身材瘦削的白雅雨更是以“披广氅、携短铳,与女生数人”的大侠形象,风尘仆仆于京津一带。为躲避检查,沈佩贞等几个胆子较大的女同学把炸药捆在身上,伪装身孕。长枪则放在棺材里,借出丧巧妙过关。

大总统门生

嗣后,沈佩贞在天津组织起义呼应南方革命。

关于沈佩贞在天津起义的过程,多数记载语焉不详。最早的记载,见于1912年初上海《申报》一篇题为“女界之伟人”的人物报道:“此次武昌起义,女士适在天津谋集同志起事,被汉奸某泄其事于陈夔龙,陈派杨以德将女士逮捕,并将所有资财搜括无遗,转辗诬妄,欲陷女士于死地。嗣陈恐激起绝大风潮,暗使杨释放之。女士有母年七十余,必欲女士离津,女士不得已,遂奉母来沪。”而在沈佩贞的自述中,也有“毁家纾难”“为国捐躯”等壮烈词句。以上说辞,即或略有夸张,也大抵与史实相差弗远。



在此之前,1911年12月14日,天津革命协会正式成立,参加的有同盟会、共和会、铁血会、振武社、急进会、克复堂、北方革命总团、共和革命党、北方共和团以及女子北伐队、女子革命同盟等革命团体。联想到不久之后,同出自北洋女师的沈亦云、葛敬诚等人在上海组织女子北伐敢死队,沈佩贞在上海组织女子尚武会等,此时天津的女子革命团体应该即由沈亦云、沈佩贞等人负责。

在目前有关天津革命党人的记述中,对于沈佩贞被捕的经历,无一字提及。《申报》上所述沈佩贞被捕经过,与被天津镇总兵张怀芝杀害的王钟声颇为相似:由于密探告发,直隶总督陈夔龙密令南段警察总办杨以德(天津人俗称为“杨梆子”)将王钟声等革命党人捕获。但目前尚没有发现沈佩贞与王钟声等革命党人有所互动的历史材料。按野史记载,沈佩贞被捕后,“毁家纾难”,然后与母亲脱狱离津,带着“一腔热血满身杀气”去了上海。

来到上海的沈佩贞,很快放手大干起来。在1912年初组织女子尚武会,招募勇敢女生500名,为北伐培养女性侦探(特工)人才。沈佩贞在章程中规定,学成后的女生将随同女子军北伐满虏。摄于这个时期沈佩贞身着戎装的一帧小照,在当时流传甚广,人气极高,为沈佩贞赢得了“女界之伟人”的政治声誉。

后来,沈佩贞离开上海“北漂”期间,名片上书大字“大总统门生沈佩贞”,旁注“原籍黄陂,寄籍香山,现籍项城”。“黄陂”指黎元洪,“项城”是袁世凯,“香山”即孙中山。所谓“大总统门生”,扯得上的关系是当年沈佩贞读书的北洋女师范学堂曾得到袁世凯的支持。当时还传闻,沈跟袁、黎等众多大佬都有不寻常的暧昧关系,甚至当上了江朝宗的“干女儿”,人送绰号“政治宝贝”。



“英雌”的失落

一代“英雌”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民国终于诞生之后,沈佩贞们没有获得之前被应允的“男女平权”。“男女平权”不仅在新宪法《临时约法》中毫无体现,甚至被变相从革命党的原章程中删除。1912年参议院议员法甚至规定,选举权与被选举权只属于男子,女子同精神病患者、吸食鸦片者、不识字者一样,都没有这项权利。这下,可惹恼了沈佩贞等一干女英雄。某次,在欢迎万国女子参政同盟会代表时,沈佩贞语出惊人:“如不能达参政之目的,急宜有一种手段以对待男子,即未结婚者,停止十年不与男子结婚;已结婚者,十年不与男子交言。”

随即,上演了史称“女界大闹参议院”的轰动事件,沈佩贞甚至动手掌掴了宋教仁。《申报》形容当时的情形是,男会员“垂头丧气无敢争辩”,女会员们“大骂大哭”“悻悻而去”,标题为“女会员大展威风”。对此,鲁迅在《关于妇女解放》中曾经点评:“辛亥革命后,为了参政权,有名的沈佩贞女士曾经一脚踢倒过议院门口的守卫。不过我很疑心那是他自己跌倒的,假使我们男人去踢罢,他一定会还踢你几脚。这是做女子便宜的地方。”

关于沈佩贞流传最广的一个段子,是北京一家小报上刊登的“沈女士大闹醒春居”事件:1915年,沈佩贞携10余名靓装艳服、尽态极妍的闺蜜,至东四七条胡同醒春居雅集。当众闺蜜纷纷换上绣花拖鞋,坐卧海棠花下,搔首弄姿。酒过三巡之后,沈佩贞等更以“闻臭脚”做酒令云云。为这事,沈佩贞再次大怒,带人半夜杀到小报主笔家,打烂许多家什,结果吃官司入狱,赔上了半世英名,成了媒体笔下群起而攻之的“女流氓”。

沈大姑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已是五四运动前。1918年11月27日,广州地方厅公开审理一桩轰动全国的桃色官司。原告沈佩贞诉民国第一届议员魏肇文“始乱终弃、赖婚”。据当时报道,“原告沈佩贞身穿玄缎裙裤,戴托力克金镜,俨然知识女性装束,昂然立于庭中。”后来,人称魏三少爷的魏肇文聘请了一位叫张恨水的记者,由张恨水将这场桃色官司绘声绘色地写进了《春明外史》,使沈佩贞的故事一时广为流传。

再后来,这个叫沈佩贞的传奇女子几乎在历史上消失了。



本文由作者授权意居live使用,版权归作者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徐凤文


浏览(2720) 分享(20)
喜欢

我有话说 LEAVING A MESSAGE 写留言

Inversive

沈佩贞,奇女子也。
17-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