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

意居·大家 | 徐凤文:梁思成的大天津愿景

徐凤文2017-02-07

1986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自由撰稿人,独立策展人,城市观察者,专栏作家。著有《黔东南意象》《中国陋俗》等文化著作及电视作品。


天津为华北商埠巨擘,日臻繁荣,盖意中事。天津市之未来发展,以顺海河往东为最相宜。

曾经有外地朋友谈及天津的城市特点时认为,天津虽然有很多优秀的近代建筑,但城市格局却往往给人以散乱无章的印象。与北京中轴线与上海外滩不同,天津缺少一处标志性的城市景观,更因为近代以来形成的混搭城市格局,让人往往有“迷津”之感。时至今日,如果将这个问题抛给当代的城市规划者,也往往纠结无措。

而早在1930年,梁思成曾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1928年6月,天津改为特别市,即“天津特别市”,这是天津有史以来称“市”之始。1930年,天津向全国征集城市总体规划方案。登报之后,时在天津特别市政府工作的张锐邀请清华大学时的同窗好友梁思成联合草拟方案,并获得首选。

1930年的梁思成,时年29岁,正在东北大学教书。两年前,刚刚从海外新婚归来的梁思成和林徽因回到天津的饮冰室,拜见梁启超,并遵照梁启超的建议前往沈阳创建东北大学建筑系。1931年,梁思成、张锐设计的《天津特别市物质建设方案》由北洋美术印刷所印制,现收入《梁思成全集》第一卷。这是天津历史上第一部详细、全面的城市规划方案,也是梁思成第一次尝试进行城市总体规划。



对于另一名方案设计者张锐,即使本地学术界也很少关注,其实其来历颇为不凡。其父张鸣岐为清末两广总督,下野后居住在天津意租界,与梁启超的饮冰室相距不远。张锐从清华大学毕业后赴哈佛大学市政管理系学习,时任负责城市市政建设的市政府第四科科长,后任天津特别市政府秘书,南开大学市政讲师。张锐著有《比较市政府》、《市行政原理与技术初稿》等市政专著,是主张在市政方面“专家治市”的代表人物。

《天津特别市物质建设方案》(即城市建设规划)方案共分25章,包括天津物质建设的基础、区域范围、道路系统规划、道旁树木种植、路灯与电线、下水与垃圾、六角形街道分段制、海河两岸、公共建筑物、公园系统、航空场站、自来水、电车电灯、公共汽车路线、分区问题、本市分区条例草案和结论等。这个方案,受当时西方流行的功能主义影响较深,与现在的城市总体规划已经非常接近。



1928年天津建立特别市后,曾三度改变城市等级和隶属关系,忽而特别市、忽而省辖市,反映了此一时期天津城市地位的急剧变化。当时天津特别市的管辖范围仅限于中心城区,周围则为天津县管辖。对此,梁思成、张锐在“大天津的区域范围问题”建议,应按照“大市”进行规划,将当时的天津县(即天津四郊)及宁河、宝坻、静海、沧县之一部分,划归天津市,或者起码应将大沽、北塘及海河以南、金钟河以北二十里内地区,划入规划范围。

虽然此方案的规划范围仅限于中心城区一隅,但方案对天津城市辐射力和发展的规律进行了大胆的预测,强调天津城市的发展基础,有赖于港口(河、海交通枢纽)的变迁,这已被后来天津的发展所验证。方案还建议将天津市、县合并,建市废县,统一行政管理。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方案提出天津的前途发展,以顺海河往东为最相宜,应将大沽口划入本市范围以内。八十多年来,梁思成和张锐应该是最早提出天津向东扩展,并将今日称之为“滨海新区”的大沽口地区纳入市区范围的规划师。而对于京津之间的关系,梁、张预言:“天津因其特殊的位置,以往的历史,可独自树立,不必依附北平政治上的关系以作其盛衰的标准。”



与此前公布的南京、上海规划方案相比,梁思成和张锐的规划方案较多考虑天津的实际情况。梁张的规划,强调要收回列强在津设立的租界,把天津作为统一的整体来进行系统规划。尽管当时天津地块割据、多中心布局的形势尚无法改变,但梁张收回租界的想法具有一定的前瞻性,避免了上海规划的窠臼。

今日天津中心城区之格局,形成于近代八国租界时期。由于租界当局各自为政,致使城市布局长期人为分割,功能混乱,相互之间不可调和,而且局部地区的建筑、人口等高度密集,整个城市就像“什锦大拼盘”一样。梁张在方案中评述:河北一带、特别一区(原德租界)、特别二区(原奥租界)和法、日、意租界均为棋盘式,英租界为不规则的棋盘及直角交叉式之混合,各自为政,互不衔接,直接影响到交通和城市整体发展。



针对天津城市的混乱格局,梁思成与张锐提出开辟两条林荫大道的破解之道:一条是由天津总站(今北站)至河北大经路(今中山路),至金钢桥折而南行,沿海河东岸,直达旧比国租界(今河东区);其二是由西沽近郊公园越城厢直下,至八里台折而东行,沿马场道,经特别一区至海河西岸。尽管因为历史条件这一规划未及实施,但今天看来,其理念和设计思想仍体现了极大的价值。

梁张方案提出城市应该建立几个不同的区域,既有商业区也有不同等级的居住区,而工业区应该尽量离开城市,特别是重工业项目。梁思成把它称为“工业离中”运动,即将工厂移设市外近郊的一种运动,市内可以免去机声、煤烟之苦,同时市内人口密度亦可减少,交通居住等问题也较易解决。



大抵建筑师都是天生的浪漫主义者,都梦想让人们诗情画意地栖居在大地之上。方案提出,“本法以增进市民之幸福为宗旨。”对于天津这座梁思成寄托了太多情愫的城市,曾在国外留学多年的他在方案中美美地打算:“春光明媚之时,对对情侣走在绿荫如织的街道上,道边的座椅上一对老夫妻低头看着当天的报纸,身后的草坪中,几个顽皮的孩子在玩着自己喜爱的游戏。”

虽然梁张方案因为太多的理想主义以及历史和现实的纠葛,无法完全实现,但毕竟为天津的城市愿景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即使今天,这个规划要在五十年内分五期规划实施的愿景,依然有很多尚不为今人所认知的思想价值。
原标题:【城记】梁思成的大天津愿景
本文由作者授权意居live使用,版权归作者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徐凤文


浏览(1887) 分享(19)
喜欢

我有话说 LEAVING A MESSAGE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