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

意居·大家 | 徐凤文:老天津过年吃喝日程

徐凤文2017-01-24
1986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自由撰稿人,独立策展人,城市观察者,专栏作家。著有《黔东南意象》《中国陋俗》等文化著作及电视作品。



昔日,一进腊月门,晚饭之后,天津的孩子们就提着鱼灯笼,在胡同里穿来穿去,用天津话唱着在津里传唱数百年的儿歌:“打灯嘞,烤手嘞,你不出来我走嘞”……

二十多年前,还能在天津的胡同里听到这样的歌谣。现如今,您除了在马三立的相声里能够听到“金鱼拐子大花篮哟”的天津过年歌,只能在过年期间的妈妈例儿和各种应时到节的吃喝里找寻些老天津的年味了。好在,天津一直是一座年味浓郁的市井大都市。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正月节期间,穷的富的,真有钱的,假有钱的,总要遵循天津卫“妈妈大全”传下来的吃喝日程,过上一个热热闹闹、喜气洋洋的旧历年:廿六炖大肉,廿七宰公鸡,廿八白面发,初一的饺子初二的面,初三的合子往家转……

腊月初八: 

过了腊八就是年。过去天津有“换饭”一说,早则腊八,晚则腊月廿三,各家顿顿改吃“好吃的”了。当年有这么一句口号:“老婆老婆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后来又改了两个版本,一是“大嫂大嫂你别馋”,而我们小时候听到最多的是——“小子小子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

腊八粥和腊八饭是进入腊月的第一道年食。现在腊八粥还吃,做腊八饭的人家则少了。这一天,还有一项重要的“非遗”节目是泡腊八醋,经过二十多天的浸泡,到初一吃饺子时正好食用。过了腊八这一天,年货该着上市了,各家开始忙年了,旧年风味也在天津街头展开了。

腊月廿三: 

俗称小年。是日,吃年糕,意为“年年高”。天黑以后,放过了小年夜的鞭炮,供以糖瓜,糖瓜祭灶,祭灶时要叮嘱灶王爷:“好话多说,不好话少说。”小孩们吃过了甜蜜的糖瓜,家大人正式宣布“换饭”,预备过年了。

每年这日子我都要到杨柳青去请灶王爷,买几张手绘的杨柳青缸鱼,选一些细活的剪纸和小年画。

腊月廿四:

廿四,扫房日,俗称“扫房过水”,去除秽气,万象迎新。其实腊八之后,只要择一吉日,就可以刷浆扫房了。

腊月廿五:

廿五,糊窗户。清代周宝善词曰:“先贴门笺次挂钱,撒金红纸写春联,竹竿紧柬攒笤帚,扫房糊窗算过年。”扫房之后,换窗纸,室内墙壁、顶棚也要换上新的粉连纸、炕围子,室内窗明几净,焕然一新。

腊月廿六:

廿六,熬鱼肉,后改为“二十六炖大肉,精米白面吃不够”。屋子收拾好了,开始准备年菜,其中最重要的是熬鱼炖肉,备过年待客之用。

腊月廿七:

廿七,宰公鸡。席面上鱼,寓意吉庆有余;上鸡,因“鸡”、“吉”谐音,大吉大利。二十七不但要宰公鸡,还要备好家中的荤素吃食,装满家中的大缸小盆。



腊月廿八:

廿八,白面发。家家主妇做馒头、蒸饼(用糖、红果做馅,用木模扣出花纹)、豆篓(即豆沙馅馒首,即豆包)、糖三角、枣卷、开花馒头等蒸食,要求白而暄腾,还要在蒸好的面食上“打”上红点。津门食俗色相喜兴,不仅馒头要打红点儿,吃的素饺子及捞面必有红粉皮“助演”,方显吉祥喜庆。



买对联,过新春

腊月廿九:

廿九,贴倒酉。春联、福字、窗花、吊钱儿以及年画,屋里屋外红红火火,喜气洋洋。这是年前最后的忙碌了。如果是小尽(小建)年,以上工作需在腊月二十八晚上前完成。

大年三十:

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天。除夕,祭祖,敬神,放炮,吃年夜饭,守岁。

民国年间李金藻《天津过年歌》曰:“人人衣服更换,家家彩灯高悬。贴窗花,挂吊钱。三十日忙一天,妇女妆尤晚。悬影像,好祭祖先,过年的正经事只此一端。吃扁食,或汤圆(南人旅津者食之)。家家吃一段团圆饭……爆竹响连天,一夜不断。烟熏火燎,熬得眼蓝。半夜辞岁,有压岁钱。”

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俗话说,“送信的腊八,要命的糖瓜,救命的饺子。”天津人的食俗是逢节日或喜庆日,午饭吃捞面,晚饭吃饭菜。唯有年三十,中午吃米饭菜肴,晚上吃团圆饺子。年饺子馅儿一般以猪肉为主,加鸡蛋、虾仁或蟹黄、海参、韭黄等。为包这顿饺子,一家人要忙乎上半天,人多的家庭还要提前包好了冻起来。



正月初一: 

新正初一,俗称大年初一。这一天最重要的吃食当然是打头儿的“初一饺子”。初一拂晓(旧书上一般作“昧爽”),穿好新衣服,拜天地、先祖、父母后,全家人“同食角子”,取更新交子之意。老天津吃的多为素馅饺子,取一年素素净净之意。据1933年《天津市之风俗调查》,不仅黎明吃素饺子,“一日内皆食素”。

“一到新年,小孩拜年,爬下磕头,站起要钱。”小时候天刚亮,那时候已没有拜天地、拜祖先仪式,先问候爸爸妈妈过年好,然后到爷爷、奶奶屋里拜年,得压岁钱,再给大爷大娘、老伯老婶家拜年,然后回家吃饺子,再去给街坊邻居拜年。老年间,这一天妇女不出门拜年,老幼妇女会登城内的鼓楼烧香,“辞岁迎年一夜熬,烧香早起好登高”;小户妇女或妓女多穿红袄红裤前往天后宫烧香。

正月初二: 

饺子和捞面是天津人年节喜庆的标配,初一饺子初二面,催生饺子生日面,长接短送的送行饺子接风面(一说过去是接风饺子送行面)。面者,取其连绵不断、福寿绵长之意。出嫁的闺女在娘家吃的最后一顿饭为面条,就连关公诞辰、马神诞辰这些日子,天津人也是——捞面。

至于本地独步天下的捞面席,四碟八码,名堂更多。是日,添柴(与“财”谐音)进水,接财神。初二姑奶奶(已嫁之女,天津人称姑奶奶)回娘家,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双职工家庭出现以后的新年俗。早年间,要过了破五之后(一般是初六),姑奶奶才回娘家呢。

正月初三:

“初一饺子初二面,初三合子往家转”,另一版本为“初一扁食初二面,初三合子年年转。”扁食即饺子,现在天津回民仍用此称。合子,为和和美美之意。因为“转”与“赚”同音,寓意财源不断。天津人吃合子大多煮着吃,也有烤烙着吃的,俗称“干烙儿”。昔日天津还讲究初八、十八、廿八吃合子,叫作“合子夹八,越过越发”;初九、十九、廿九吃合子,“合子夹九,越过越有”;正月十一吃合子,说是“合子拐弯儿”。吃这么多合子,是不是财迷到家了?

正月初四:

初四烙饼炒鸡蛋。早年间物质匮乏,食材单调,烙饼炒鸡蛋竟然也能算一道年饭,搁现在吃“大饼卷一切”长大的90后、00后,无论如何也是难以理解的。

正月初五:

天津人称此日为“破五”,意为初一至初四期间的各种禁忌都可以“破”了。这一天,迎五路财神,不拜年,“剁小人”,包饺子,“捏小人嘴”(意即将说坏话的小人的嘴捏严实了,让其不再说破话),放鞭炮,也可以称为天津的“打倒小人节”,此为津地独有的年俗。

初五是过年的一个段落。以前天津人说过年,指初一到初五这几天。“过了破五再说吧”是过去津里的一句口头语,过了初五,接姑奶奶,商店开张,诸般事宜才恢复到年三十以前的常态。再拜年,就说拜晚年了。

正月初七:

初七为人日,“逢七水磨小豆腐”,食豆腐、豆粥。

正月初八:

初八为谷日,也称“八仙日”或“转八日”,春节期间放生多选初八。这一天,吃合子。周宝善《津门竹枝词》:“攒馅和成谷日中,多参春韭胜秋菘。要他合子还加八,从此营生获利率。”

正月十三:

灯头生日。昔日天津居家铺户,十三日起上灯,十七日落灯,张灯五日,共庆升平之乐。“到估衣街逛灯去”,为昔日津卫胜景。而今津南葛沽灯会,尚有当年海下灯会遗风。



正月十五:

元宵节,俗称灯节。吃元宵,象征家人团圆和睦。汤圆也叫“元宵”,本意是“上元节之夜”,也叫元夕,“夜宵”一词即由此而来。这天按天津的习俗,煮元宵,炸元宵,包素馅饺子。马三立相声说的“江米元宵、桂花果馅”的元宵,过去是“摇”出来的,现在多为机器制作。

正月十六:

俗名“走百病”的日子。过去妇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规规矩矩地藏在家里。到了这一天,妇女串串门子,闲坐闲坐,又称“遛百病儿”。过去灯节前还要做刺猬老鼠等蒸食,还有一些细讲究:正月十四做好,刺猬头冲外,意为招财;正月十五刺猬头冲里,意为进宝。

正月廿五:

天津俗谚:“填仓填仓,干饭鱼汤。”干饭者,米饭也。填仓之后,往往以佛前蜜供相赠,谓“送贡尖”。据说这一天是老鼠娶亲的日子,吃干饭鱼汤是为了犒劳家里的喵星人。津人好食鱼,“吃鱼吃虾,天津为家”,至今此日吃“干饭鱼汤”食俗仍存。

二月初一:

这一天要剪红纸为鸡,贴豆腐上,并烙糖饼,以供太阳。我估计二他妈给二他爸烙的糖饼,即源于此。

二月二:

二月初二,时当惊蛰,昔日津人以鞋击打炕沿,口念:“二月二龙抬头,蝎子蜈蚣不露头”。应节的饭食是煎焖子(意为煎、闷死一切害虫)、炒豆菜(意为万物发芽)及烙饼炒鸡蛋。这天剃头理发,以应龙抬头之祥兆。

天津人把旧历元旦到元宵节这段日子称为“正月节”。初一前,以腊八始,历经小年、除夕两个高潮,过大年集中于初一至初五这几天,元宵后渐趋平淡,到二月二龙抬头,吃过了焖子,这年,才算过完了。
原标题:老天津过年吃喝日程
本文由作者授权意居live使用,版权归作者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徐凤文
浏览(921) 分享(16)
喜欢

我有话说 LEAVING A MESSAGE 写留言